資料處理中,請稍後!

陳沁紅 教授
  • 陳沁紅 教授
    •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小提琴教授

有許多人問我:「聽說陳沁紅教授和您早就認識?」,聽到這些話,我通常都是一笑置之,也有不少人知道大學時代我們是同班同學,「良性」(?) 競爭過…云云。其實,我和陳教授是在我小學四年級就認識 ( 民國58年我國訪問菲律賓的兒童交響樂團,我們就坐在一起,那時候她是年紀最小的團員。 )。「從小打到大!」是我們的老師李淑德教授對我們倆的比喻。前幾天我們才一起合作,在台北、台中、台南巡迴演出「雙小提琴音樂會」,這其實也是二十多年前我「欠」她的承諾,事後她告訴我:是她自己「犯賤 」,邀請和我同台,光芒都被我搶光了。其實,是她太抬舉我了。陳教授是我們班第一名畢業,能和她同台一齊演出,真的是我的榮幸!何況音樂圈皆知,雖然我和她稱不上「金童玉女」,但除了偶而鬧內鬨之外,其實我們一直是「聯合一致」對外的,這四個字可說是對於我們之間關係的一個註解。

陳老師在美國完成博士學位之後,就回國貢獻所學,我則留在美國發展;經過多年來的努力,證實陳沁紅教授已是繼李淑德教授之後,「耳熟能詳」的小提琴名師。除了在師大任教之外,許多重要的音樂比賽,她的學生也都表現的相當出色,我也以有這麼一位「從小打到大」的同伴為榮!陳老師「三不五時」就會建議她的學生來跟我買琴和弓,除了信任我們的專業以外,她自己也很清楚,我是不會亂搞的。她的學生來我們公司買琴,她是很放心的,甚至包括她自己所使用的Fagnola早期稀有、很漂亮的一支琴,也是十多年前我幫她找的 ( 當時是我「辛辛那提交響樂團」的一位同事割愛的 )。除此之外,她也曾向我買過一支Lamy的弓,我們早就已超越許多琴商和老師之間那種「錯綜複雜」的關係了。

對我而言,和陳教授「誰拉得比較好」?這句話早就已經不重要了,外面的人怎麼評論我們,那是他們的事;但在我心底,我必須承認,陳老師是一位一流、有天分、出色的小提琴家,接下來其他的一切,則都是空談!

 

整理自 “鄭俊騰老師” 口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