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處理中,請稍後!

恭喜陳沁紅同學當上「師大音樂系」主任!!


刊登日期:2015/10/04
很久沒寫文章了……(其實是因為太忙!)
 
前一陣子,聽說本人當年念大學時的音樂系主任張大勝教授中風昏迷,吃驚之餘,想想!這些音樂界老前輩都已超過80歲了,就像我的老師李淑德教授告訴我,他們「這一代」已在慢慢凋零,「一個個輪流走了」!唉……!小弟雖然不太認同當年張大勝主任的行事風格,但是坦白講,以他超強的行政能力,張主任對於師大音樂系是有不少貢獻的,在此,也祝他能夠早日康復!(備註:張主任已在今年八月不幸與世長辭!)
 
幾個月前,我的「台北媽媽」李淑德教授告訴我,本人的「摯友」,也是當年唸師大音樂系同班同學陳沁紅教授即將擔任師大音樂系主任。我從小和她認識, 大學也相處過四年,在此也表達我的祝賀之意!以我這位「老系友」的看法,師大音樂系裡面為了選主任,免不了會經歷一段明爭暗鬥、暗潮洶湧的過程; 我會這樣講,大家應該都會心知肚明、心有戚戚焉吧!
 
我認為,以陳沁紅今天在師大的資歷與身份地位,當上系主任是當之無愧的!不然,請問那些反對她的,告訴我,有誰比她更適合?我說這話完全是「照事實講」,並非在捧她!其實,今天「系主任」的角色已經和30年前「權力集於一身」的「系主任」地位差距頗大,現今的主任有許多時候是在系上當「協調」角色的。沁紅從小和我一起長大,其實她心裡面在想什麼?!我是一清二楚的,旁人也無須多做臆測!可以說,全世界沒有幾個人是像我這麼了解她的,無怪乎,我們的老師李淑德教授常笑說我們兩個是「從小打到大」的同學,我想以她多年來的心願,今天終於「心想事成」,本人也由衷地替她高興,人「往上爬」是很正常的!也相信未來她對師大音樂系會有不少的貢獻!
 
沁紅有一次告訴我,其實她是「重利不重名」的,然而,以我多年來的觀察,她在各方面的表現,則正好相反!不過,「名利」兩個字本來就是連在一起的。其實人各有志,人生奮鬥了一輩子,得到別人的認可,也是相當重要的(尤其在今天台灣的社會) 。話說三年前,有一次我人在中國廣州,公司合夥人歐陽先生打電話告訴我,說陳沁紅打電話給他,(他們在大學時就認識超過30年了) 講到最後激動地泣不成聲,她說我對她說話一向「冷嘲熱諷」,時常都是「話中有話」!而且她自己也回國教琴超過20年了,她認為應該受到我的尊重,也應該在社會上得到「正面」的評價與認可……。聽了以後自己一陣錯愕!沒想到多年來我的一些言語(許多甚至是開玩笑的),竟然把她「搞到哭」!實在太需要自己好好反省了。
 
的確,以我們多年來的交情,我總覺得對她講話不需要掩蓋修飾,而對她個人的演奏和教學,本人確實好、壞多少也有過批評,不過,她那句「教學20多年應該受到尊重與認可!」確實把我給打醒了,真的!那是我的不對,所以當場就傳了簡訊給她,向她道歉,保證「以後不會再讓她覺得我在傷害她」!而至今,小弟也都謹守分寸,謹記在心!
 
我想,陳老師應該也會承認,當年她在師大音樂系求學時,很多時候是過得並不快樂的;不少學姐告訴我:「都是因為『你』的關係!被你『害』的啦,哈哈!」事隔多年,今天講到這些,大家也已經當成笑話了。多年以來,小弟早已在美國的音樂圈發展,已經算是一位「旅美小提琴家」了; 在台灣,個人也已轉行,本人也不太過問國內音樂圈的事,和大家再也沒有「利害關係」了!甚至以前有些傷害我個人的事,多年來,我也不想再提。簡單舉個例子吧!我想我們每位李淑德的學生,都有自己和老師之間的「愛恨情仇」吧!沁紅當然也不例外; 大三時有一次本系到台南演出,沁紅的媽媽跑來告訴我:「求求你不要再害我女兒!」這句話把我搞的「莫名其妙」的!!!我們都已經是成人了,怎麼會這樣講呢???在學時,班上有的同學會偷偷地跑去和校外老師學琴,我知道了也從來沒去向老師「告狀」過,也算是在「照顧同學」吧!我想,她不高興的原因,應該是大學四年之中,不幸的,都被我坐了「師大樂團」的首席…,是嗎?可是學生樂團「排位子」,誰坐在哪裡?是當年我這個學生能夠決定的嗎?我也曾經向張大勝主任反應過不想再坐首席的位子,沒想到他竟然向我大吼:「你算什麼東西啊!」我個人認為,讓一個學生坐了整整四年的樂團首席,這種教育方式本來就是大錯特錯的!坦白說,難道我會喜歡每個禮拜要練兩次樂團,而旁邊老是看到坐著一個擺著臭臉的同學嗎?別折磨我了吧!
 
我最近常安慰李淑德老師,當年在她叱吒風雲時,家裡面客人常常車水馬龍、門庭若市,巴結討好的家長一大堆。現在老師已經86歲,眼睛也快瞎了,耳朵又重聽,當年那些「恭維」、「討好」她的人,現在都跑到哪裡去了?!沁紅其實對李老師也是很好的。我想,蘇正途教授和小弟本人目前是和李老師最「親」,最有互動的。我常常開玩笑,說我「真正」的媽媽,家住彰化員林,每次回國都要打電話回家,她和爸爸才知道我又回到台灣了;至於我這位「台北的媽媽」李老師,常常飛機才剛降落,人還未走出機艙,只是剛把手機打開,就馬上會接到她打來的電話,說:「怎麼晚了25分鐘才到達?!」有夠好笑吧!
 
其實,沁紅今天如果夠聰明的話,應該會感激我這隻說實話的「烏鴉嘴」才對!真正的「敵人」是在背後暗中向妳射箭的,才不會笨到像我這樣「白紙寫黑字」來昭告世人呢!(她很清楚的啦!)多年來,我也和沁紅一起上台演出,合作過數次,除了她現在使用的琴是我原來在美國使用十多年的 J. B. Vuillaume名琴之外,老實說,這些年來,我聽過幾次她的演奏,她在台上的表現,總是有一些音樂上的想法會令我感到「驚喜」、「印象深刻」!我覺得隨著年歲增長,她的音樂性一直在進步,而且也越來越成熟,我自己也從她身上學到很多,這可能跟她一直有在開音樂會,「突破自己」有很大的關係吧!
 
多年來,我個人一直強調,以教學的態度來說,並非只要「捧」出一、兩位明星學生,接下來其他的人就會慕名而來,「名利」其實沒那麼重要啦!而且,也不要去期待學生一旦成名,自己就會受到「迎媽祖」式的款待,那些其實都是短暫、表面的,何況現在的時代也不同了!試想,李老師當年教學生,這些小孩子不管將來是否都走這條路,她可是把每一位學生幾乎都教得「有模有樣」的!真正好的老師不需要靠學生來出名,做人嘛,也不需要太愛面子!不管如何,人生「有上去的時候,就會有下來的一天」。小弟本人是屬於較「念舊的」,也認為人們都應該保有一顆「赤子之心」,這是很重要的,在此,也期望能和她互相關懷與勉勵!
(寫於美國)